零点中文 > 一世辉煌 > 第632章 梦想靠近

第632章 梦想靠近

  ---------..

  (请牢记)  (请牢记)  一般徐少飞有了什么麻烦,或者是心情沮丧的时候,苏溪柔会用她那常人难及的包容来安抚帮助他,但是如果要是有什么事情和苏溪柔相关,她总是会下意识的去逃避,徐少飞知道她的心理,一如上辈子她宁肯放弃偌大的家庭财产而和叔叔婶婶选择妥协一样。//www.qΒ5.com

  她总是把自己的利益,习惯xing的放在最末尾。

  是以徐少飞才格外的喜欢苏溪柔,曾经,自己也是忽略她的感觉,总是习惯了她陪在自己身边,一直到上辈子徐少飞落魄、自暴自弃至极,还是苏溪柔毫无怨言的跟在身边,从那时候起,徐少飞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一辈子呵护这个温婉如水的nv人。

  天幸,这辈子徐少飞有了机会,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改变了家庭的命运。

  小司徒的身份,与徐少飞足以相配,甚至于柳晨,也勉强算作徐少飞的良配,但是徐少飞却是考虑都不考虑,在这个看似顺理成章的选择题之中,选择了一个最困难,施行起来也定然会阻力重重的选择。

  抛开徐少飞和苏溪柔之间身份的巨大障碍,就仅仅两人的年龄以及家庭而言,徐天林也绝不会同意。

  但是徐少飞就是要逆天而行。

  这辈子建立了如此庞大的产业,改变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自己的命运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徐徐前行,自己的婚姻,为何不争取?

  傍晚,吃完晚饭,苏溪柔和小雪儿收拾碗筷,以往这个时间,林敏柔会呆在客厅里看那狗血的韩剧,只不过今天她却是早早的回屋了,甚至还把小婷婷拉了进去,在场的不说徐少飞和苏溪柔,就连小雪儿都是一等一的人jing,自然清楚林敏柔的用意,麻利的收拾好碗筷,这才脸红红的看了徐少飞和苏溪柔一眼,轻声道:“哥,苏姐姐,我回房间了。”

  徐少飞宠溺的rou了rou小雪儿的秀发,点了点头。

  苏溪柔则是有些脸红,向着小雪儿柔声道:“早些休息吧。”

  小雪儿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卧室。

  徐少飞也贼贼的笑着,见到苏溪柔拿着máo巾擦了擦手,充满骨感的白皙柔荑晶莹润泽,不待苏溪柔说话,微微弯腰便抄起她那轻盈的身体,苏溪柔惊呼一声,轻轻咬着chun角儿,眸子当中有丝难以言喻的水意,见到徐少飞满脸笑意的望着自己,苏溪柔才轻轻叹了口气道:“回房间吧。”

  回到卧室,苏溪柔便挣脱徐少飞的怀抱跳了下来,打开衣柜chou出一条浴巾来,转身道:“先去洗洗吧……”

  徐少飞在背后抱着苏溪柔,在她羊脂白yu般的修长脖颈之上轻轻wěn了wěn,这才嘻嘻笑道:“你先去。”

  苏溪柔无奈的轻轻摇了摇头,反手摘头上的蝴蝶发夹,顿时一头黑亮如瀑的秀发披散下来,脱掉自己的外套,趿拉上一双红sè软泡沫拖鞋,走进了浴室。

  徐少飞则是连忙脱掉衣服,然后扯过被子来钻进被窝,手中却是攥着手机,偷眼儿瞧了浴室一眼,磨砂玻璃之上投映出小姨那俏丽动人的倩影,如同哥特式效果一般,令人心生摇曳,动人心弦。

  捂着被子拨通了周嫣的电话,半晌,电话才接通,对面没有说话,徐少飞自然知道周嫣xing格如此,此时此际也绝不适合再提自己订婚的事情,只是轻声道:“睡了没?”

  周嫣穿着素白的睡袍坐在沙发上,怀里还抱着一个羊绒抱枕,扭头瞧了一眼屈膝靠在沙发靠背上的司徒风铃,见到司徒风铃的目光望来,轻声道:“没有。”

  “想我没?”

  徐少飞嘿嘿笑着,顿了顿,然后才道:“对了,刚下飞机的时候见到frl的分店在华西路开张了,后天吧,后天有没有时间?”

  徐少飞和周嫣已经过了甜言蜜语的阶段,现在两个人的感情就好像吵了架的小夫妻,两人都有心和好,但是面子上却下不来,是以虽然这样看起来好像生分了一些,但是却是极为有效的办法,徐大少泡妞儿的水准,却不是盖的。

  “我给你买了套衣服,上午忘记给你了,我觉得ting合适,后天我也打扮帅点儿,咱们一起上街秀秀,羡慕死别人。”

  徐少飞嘿嘿笑着,周嫣不说话,他也不着恼,顿了顿,然后才道:“小婷婷也在的,这丫头还有点儿自闭,现在好不容易放假,带她出去玩玩,说实话来到北海,还真没和你好好逛逛,你,不怪我吧?”

  这个‘你不怪我吧?’本来是ting正常的语气,但是此刻在两人的处境之下,却有种一语双关的味道,徐少飞一直没听到对面的回答,心里砰砰砰的跳着。

  半晌之后,对面突然传来小司徒清冷淡漠的声音:“你说呢?”

  徐少飞顿时傻了眼。

  这两个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住到一块儿去了?听着声音,好像对面开着免提,刚刚自己的话都被听去了?

  不过徐大少也是久经沙场,临机应变的能耐着实不错:“咦,小司徒也在?那正好,就这么说好了,后天啊,后天我去接你们,不见不散啊……好了,你们早点儿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吧?休息充足点儿,爱你们,嘛……”

  忍着ji皮疙瘩亲了手机一口,徐少飞不等对面说话果断挂断手机,整个人在被窝里缩着,过了半晌,见到手机叮咚响起,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两个简单的字却让徐少飞嘿嘿乐了起来。

  ‘恶心。’

  “干什么呢,自己躲在被窝里傻乐?”

  棉被掀开,身着洁白睡袍的苏溪柔无奈的看着徐少飞,然后才轻声道:“不去洗个澡么?”

  “不去了……”

  徐少飞连忙跳了起来,连chuáng都没下,一把扯过苏溪柔,手脚麻利的脱掉她的浴袍,苏溪柔脸颊微红,犹豫了一下,反手去解文xiong的扣带,却被徐少飞按着手,贼笑道:“穿着吧……”

  “小流氓……”

  苏溪柔轻咬薄chun,那张俏丽的鹅蛋脸儿直yu滴血,见到徐少飞脸上嚣张的笑容,顿了顿,美眸弯弯,轻轻仰躺在chuáng上,那双白皙修长的美tui却是高高扬起,以一个超过常人难以达到的弧度,双tui微分,剪刀般jiāo错夹住徐少飞的脖颈,微微用力,徐少飞便顺着苏溪柔的力道倒了下去,翻身按住徐少飞的胳膊,一个极其标准的十字禁锢便把徐少飞按在了chuáng上动弹不得。

  徐少飞脸庞埋在苏溪柔的大tui内侧,呼吸着那令人热血的you人体香,鼻子却是有些微痒,小姨常年进行瑜伽锻炼,身体的柔韧xing极其恐怖,刚刚那个you人至极的姿势此刻还在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徐少飞很懊恼的发现,原来jing常就是兴冲冲的持刀上马,顶多两人来个制服youhuo,却是忘记了以她的身体柔韧xing,却是比任何的制服youhuo都来的刺ji。

  徐少飞连忙脱身,泥鳅一般滑了上去,低声在苏溪柔的耳畔轻声嘀咕一阵,苏溪柔初始还在连连摇头,只不过最后被徐少飞一阵上下其手,这才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徐少飞连忙退开,却见到那浑身上下弥漫着一层淡淡绯sè的完美躯体轻轻蜷缩起来,苏溪柔双手捧着发烫的脸颊,扭头望着墙壁,只不过片刻之后,那蜷缩着的修长美tui却是缓缓伸直,紧接着原本紧紧并拢不留丝毫缝隙的双tui缓缓张开,一直达到整整180度的幅度,苏溪柔的脚尖儿轻轻碰了碰墙壁之上的开关。

  啪的一声,整个卧室陷入黑暗。

  徐少飞捂着鼻子,带着急促的呼吸静坐良久,才猛然扑了上去。

  苏溪柔的卧室在林敏柔的隔壁,为的只是晚上照顾林敏柔,毕竟现在林敏柔身孕已久,身边不能少了人,而苏溪柔卧室的另一侧,却是小雪儿的房间,原本小婷婷和秦雪共占一间,此刻小婷婷随着林敏柔回了房间,秦雪却是一个人占一个房间。

  此刻小雪儿房间灯光明亮,她坐在写字台前,手握着一支圆珠笔,微微侧着头写着作业,小丫头学习极其刻苦,原本在乡下时,家务活基本上全部都是她的任务,但是即便这样,秦雪的成绩在班级里也是名列前茅,此刻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这个娇娇怯怯的nv孩儿,却是惶恐不安,生怕这样的日子突然一天一去不复返,是以更加努力刻苦,学习成绩更是突飞猛进,在徐少飞看来,这个丫头,一准儿又是小司徒和周嫣那样的妖孽。

  小雪儿下笔如飞,只不过片刻之后却碰到了一道难题,小丫头小学没有接触过物理,刚刚升学,物理方面的知识有些薄弱,一个力学方面的试题,却是把她考住了。

  昏暗的灯光下,小丫头微微蹙着眉头,碎yu般洁白整齐的牙齿轻咬着笔头,那双大大的眼睛之中,lu出一丝烦躁之sè。

  突然之间,台灯忽闪了一下,小丫头的耳朵却是轻轻动了动,微微扭头,小脸儿之上带着一丝mi茫之sè望着墙壁之上的明星海报。

  良久之后,小雪儿站起身来,起身走到墙角,顿了顿,耳朵贴在墙面之上。

  “呀。”

  倾听了片刻,突然之间,秦雪如同一只受惊的小猫儿一样跳了开来,脸颊刷的通红,心虚的扭头看了一眼房mén,见到卧室的mén紧紧关着,她才捧着俏脸儿,轻轻松了口气。

  砰。

  一声微弱的声音,好像是chuáng头柜磕到墙壁的声音,秦雪轻轻吐了吐舌头,脸颊红腻腻的,良久之后心虚的看了看房mén,这才挪动了下脚步,再次把耳朵贴了上去,只不过此时心脏却是砰砰砰的急剧跳动着,好像随时都会跳出xiong腔一般。

  少nvméngchun,俏丽明yàn,已有倾城之姿。

  徐大少战绩彪炳,身强体壮,功夫高绝,苏溪柔身怀绝技,温柔似水却曲意逢迎,一场大战,当真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隔壁,小婷婷缩在母亲怀中,小妮子翘着tun儿,生怕碰到妈妈肚子里的妹妹,微蹙着眉头已然熟睡,只不过林敏柔却是目光望着窗外,听着隔壁偶尔发出的声音,直觉的浑身汗津津的,口干舌燥。

  ……

  huā香别墅。

  周嫣捏着手机轻轻转着,蜷缩在沙发上,慵懒的模样,已经有了几分nv人的风情,目光看着那宽大的42英寸电视机,至于电视机当中播放的节目,她却是已经没在注意了。

  司徒风铃坐在周嫣另一侧,小司徒穿着一条长及小tui的睡袍,侧身蜷坐在沙发上,一双莹润有致的小tui还有那几粉嫩玲珑的yu足,已经有了几分魅huo众生的味道。

  微微侧头见到周嫣正在偷瞧自己,司徒风铃轻轻一笑,周嫣却是仿佛受惊的小鹿一样,连忙转过头去。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的行为好像有些可笑,周嫣望着电视机,半晌之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顿时间整个大厅就仿佛百huā盛开般,一下子明亮了许多,而之前那尴尬的气氛,随着这声轻笑,消失无踪。

  司徒风铃也笑了起来,探出tui来,轻轻点了点周嫣的tun儿,然后笑道:“你还笑得出来?”

  周嫣闻言扭头看了司徒风铃一眼,见到她那总是淡定自若的模样,微微撅着红嫩的嘴chun,然后反问道:“为什么不呢?”

  小司徒没有收回tui,顿了顿,身子往下移了移,索xing伸直双tui躺在沙发上,好在沙发极大,枕在沙发之上,司徒风铃轻声笑道:“我以为你现在心里纠结的很呢。”

  小司徒的一双tui极美,尤其是那双粉嫩的yu足,更是完美至极,就连身为nv孩儿的周嫣,都是极为羡慕,看着她双tuijiāo叠,悠然在在的摇晃着那jing致的脚丫儿,周嫣终是忍不住,轻轻的在她的脚丫中心,挠了一下。

  司徒风铃讶然的看了周嫣一眼,良久才轻笑道:“也行,要是那个家伙不要我们,咱们作伴,想来也是极好的。”

  其实司徒风铃和周嫣的jiāo流并没有太多,但是显然此时的情况已经让两人站到了同一阵营,小司徒向来是心直口快,一是一二是二,虽然寡言少语,但是却极为干脆。

  周嫣却是内向的xing子,内心自卑,却也高傲,不愿在别人面前落了下风,若不然也不会发狠考到北海来,此时两个nv孩儿的命运好像已经走上了同一条道路,现在更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看到司徒风铃悠然在在的模样,周嫣却也是开朗了许多,伸手握住司徒风铃jing致的脚丫,把玩了一下,然后才轻笑道:“这也是条路呢。”

  司徒风铃完美至极,因为久病缠身,肌肤有种病态般的苍白,青青的血管儿清晰可见,高挑纤细的身材,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美,她就像是一块儿暖yu般,浑身上下干净清澈的令人心动,即便是nv孩儿,周嫣mo着她的小脚,都丝毫不觉得别扭。

  司徒风铃可爱的脚趾轻轻夹了周嫣的手指一下,这个干脆利落至极的nv孩儿,好像除了在徐少飞的面前会偶尔lu出一丝少nv该有的羞涩,在其他任何人的面前,都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样,即便是面对老师和校长,都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气场之强,让人侧目。

  nv孩儿的感情,实在是奇妙,她们可以毫无顾忌的搂抱亲昵,也能毫无顾忌的牵手上街,也能毫无顾忌的躺在一个chuáng上相拥而眠,此时两人独处一室,这股亲昵,好像霎时间就已经迸发出来。

  “你怎么想?”

  周嫣的小尾指轻轻勾着司徒风铃的足心,只不过周嫣此刻却是很好奇,身边这个nv孩儿,怎么会这么淡定自若?

  周嫣清楚司徒风铃有着令人仰望的家庭背景,徐少飞若是订婚,她和徐少飞之间的距离,只会是越来越远,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要比自己远得多。

  “想什么?”

  司徒风铃笑了笑,似是反问,也好像是回答:“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司徒靖轩对nv儿心存愧疚,如今更是对nv儿百依百顺,只要司徒风铃想要的东西,司徒靖轩哪怕倾家dàng产,他都要满足nv儿。

  在事业至上,司徒靖轩近乎达到了顶峰,联姻虽然是锦上添huā,但是他司徒靖轩的nv儿,却是决不需要走这条路。

  只要nv儿愿意,哪怕是个一文不名的小子,他都愿意。

  只不过这可不包括闺nv给别人做小,毕竟视若珍宝的掌上明珠却委委屈屈的给人做小,实在是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但是司徒风铃的xing格直率,极有主见,司徒靖轩不舍得以脱离父nv关系来威胁nv儿,但是他却是相信,nv儿绝对能做出以脱离父nv关系这种事情来避免父亲的chā手。

  所以小司徒却是并不苦恼。

  从小时候起,她的病情就时好时坏,不知何时就会香消yu殒,她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对于生命更是珍惜,只要开心,她并不惧怕死亡。

  所以不能错过的东西,她绝不会让自己带着遗憾离开。

  周嫣不清楚内情,只觉得这样一个天之骄nv都肯妥协,心里的矛盾却是越来越重,只不过感情的天枰,却是渐渐的向着徐少飞所倾斜。

  一件为社会所不容的事情,一旦有人出头去做,第二个人,很容易就会放下巨大的心理压力。

  而此刻正在埋头耕耘的徐少飞,却是不清楚,自己坐享其福的梦想,好像正在一步步的靠近……

  ★★★可将您看到的最新章节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