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王牌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八卦

第三百四十四章 八卦

  爱一个人和恨一个人,只在一句话之间。前一秒,海娜感觉委屈,心酸,自怜、还有一份期待。后一秒,海娜想将于明摁在地上,狠踩七七四十九脚。不过这句话直接干掉了海娜除了恼火之外其他负面情绪,海娜转头对于明转动捏了下拳头,恢复其豪杰本色。

  “我买。”于明立刻回答,没必要吧?死土豪和小白领赖账。不对哦,就目前来看,自己收入比这海土豪要高,自己买单是应该的。

  海娜是哭笑不得,跺脚转身,但因为不适应高跟鞋,加之力度太大,结果鞋跟被跺掉一个,全场目光看向海娜。海娜吼:“看什么看?”说罢,拿起另外一只高跟鞋,双手一拧将鞋跟拧下来,鞋跟就地一扔就这么走了。餐厅内一片安静,没有人会想和一个能把鞋跟拧下来的人过不去,因为那是和自己过不去。

  于明装着不认识海娜看人脑,心中疑惑,海娜接了什么电话?突然变身赛亚人了。他看出海娜虽然场面表现正常,但是情绪颇有波动,咋了?啊······于明左右拳头一砸右手手掌,明白了。海娜是去洗手间打电话表白去了,然后那个小王八蛋拒绝了她,所以······于明拨打杜青青电话。

  杜青青道:“你已经回来十二个小时,现在才想着给老板打电话?”

  “有八卦。”于明道。

  “我象是八卦的人吗?”

  “海娜很可能和穷小子表白了。”

  “什么?”杜青青立刻道:“马上回来,我打电话叫外卖宵夜,gogogo,速度。”于明爆料,十有为真。

  于明走进宿舍,杜青青已经摆好了一些食物,见到这些和熟悉的家居环境,于明突然感觉到一阵温暖,杜青青从微波炉热菜端出来于明突然上前拥抱杜青青,杜青青当场被吓坏,双手各端一个盘子不敢动。于明道:“看见老板你,我才有回到中国的感觉。”

  “吓死我了。”杜青青倒是理解恢复自由,走向茶几道:“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很穷,什么玩的都没有。但是一回家,我就感觉到很舒服,一些烦恼也会抛之脑后。我帮你考虑了,你现在有点钱是不是考虑买套房子,就目前来看,a市的房价还要涨。有房子等过几年找到合适对象,也可以结婚安定生活。”

  “哇,杜小姐,你包办了一个家长应该干的事。”于明坐下,是自己很喜欢的卤味,这家店可没有外卖,应该是杜青青亲自去买的。

  杜青青正色道:“于明,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看。我认真和你说,你去荷兰进了局子。你去南非,和雇佣兵打交道。你去埃及,成了全球通缉犯。你现在当然喜欢这种这么刺激的生活但将来呢?你还不是要安定下来?我知道现在说你听不进去,你喜欢流浪,但我告诉你

  你总有一天会厌烦。”

  “是,姐姐。”于明鞠躬。

  杜青青拿筷子敲于明脑袋:“听进去啊。”

  “知道拉。”于明问:“八卦哦。”

  “我对八卦没兴趣,随便听听拉。”杜青青眼睛立刻贼亮:“海娜真的表白了?”

  “虽然我没有直接证据,但是海娜的表情动作,非常符合一个怀春少女,被当头一棒的表情动作,她在洗手间哭过她的卧蚕眼是补打了粉。出来后有点黯然神伤,因为我刺激一句结果直接暴走,拿高跟鞋发飙。”于明点头:“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杜青青点头,有些恼火:“这小王八蛋是谁啊?给脸不要脸。”

  “根据我和海娜吃饭,海娜一些话语。可以推断,这人和海娜比较熟,而且一直没把海娜当成女性,经常被海娜的拳头欺负,但是从来不会怨恨海娜。有可能是这人无意露出的柔情触动了海娜那根心弦,海娜这人很难怀春,一怀春就会认死理。我觉得这次打击对海娜有点大。”

  杜青青摇头:“一切都是你猜测。”

  “有个办法证明,如果海娜是被拒绝了,现在心情一定非常坏。”于明道:“你是她最好朋友,打个电话给她,她愿意向你倾诉。如果她在电话里哭了,说明我的判断是对的。”

  “不太好吧?”杜青青拨打电话:“海娜······”然后不说话听,一会举一个大拇指示意于明猜对了。于明得意一笑,甩头发,哥是谁,哥的智商无限接近满分。

  杜青青到一边接电话安慰去了,十分钟后才回来,坐下道:“你别告诉别人,海娜外强内柔,其实她很在意别人的看法。”

  “知道了,我没那么八卦。”于明道:“我只是通知你,你的朋友需要安慰”!

  “你不会安慰吗?”

  于明摇头:“面对哭泣的女性,最好的办法是默默走开。”

  “说正事,你房子……”

  于明摇头:“我的钱借给叶战了,现在户头只有十万人民币。a市小别墅已经一平米八万了吧?”

  “你抢啊,市内小别墅最低十万。”杜青青鄙视:“八万想在市区小别墅。”

  十万,一百平米一千万,公摊20%,一百平米等同八十平米。一千万首付三百万,然后二十年还一千四百万的本息,十年七百万,一年七十万,一个月还六万多。稍微一算,于明跳起来:“不会吧?”

  杜青青道:“这么中心肯定买不起,市区内商品房四五万还是有不少的,偏一点二手房三万多也有,你反正有车。”

  就算是五万,首付也要一百五十万,每月也要还三万多。于明摇头:“再说吧。”

  “你看这楼盘,两周后开盘,三万,据说排号已经抢破头,倪秋好容易请朋友帮忙拿到两个认筹号,开盘当天只接待认筹号。”杜青青真的拿出一张宣传单:“八十平米,两百四十万。”

  “八十不行啊,公摊就20%,太小了。”一百平米就要三百万,首付九十万,月付两万。于明狂摇头:“我们不说房子了,林霞衣怎么样?”

  一说林霞衣,杜青青立刻认真起来,道:“这事透露出一股怪异,原本不是说林霞衣有心理疾病,在德国治疗吗?李复通过德国的朋友查过,林霞衣确实有抑郁症,也幻想过自杀,但是病症并没有想像的那么严重。还有林海集团律师团,他们不打马虎眼,一直和警方较真证据,不承认林霞衣有违规上市的责任。如果林霞衣真有重度抑郁症,律师团需要较真证据,而不是从林霞衣的精神问题进行辩护吗?”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于明看杜青青:“杜小姐,你好牛。”

  “是李复根据目前证据推理的。”杜青青不冒领功劳:“好几个反常,不符合逻辑之处。比如林海集团律师团基本可以肯定林霞衣不会被牵连上官司,而林霞衣是轻度抑郁症,那请问,为什么林霞衣要逃跑?最重要是,是谁协助林霞衣逃跑的?”

  于明本想回答叶战,但是叶战只是工具,主要是谁委托的叶战。于明问:“公司里纯粹是八卦,还是真想追回林霞衣?”

  “百来万的奖金,必须的。”杜青青回答。

  于明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们要分析这些。我们直接分析林霞衣会藏在哪不就好了吗?”

  “啊······”杜青青想了好一会:“死李复。”李复调查是按部就班,按照证据解开一个个谜团。就目前掌握证据,李复正在剥茧抽丝。但于明直接扔掉这些环节,直奔林霞衣的下落。

  于明分析:“林霞衣还是有轻度抑郁症,不能停药,需要有人看护。这就排除了安全屋的可能。证据说林霞衣是主动配合逃跑,这地点很可能是林霞衣和幕后人所提供的。我们应该调查下林海两家的产业,看a市名下有多少房产。不对……”

  “怎么?”

  “半个月······”叶战雇了陈鹏昌半个月,也就是说林霞衣要藏匿半个月,现在才一天多,大家已经开始有进展,警方也在调查。迟早会有人查询房产,要逆向思维,什么位置是灯下黑?于明肯定林霞衣是主谋,幕后人只是配合林霞衣帮她离开医院,或许雇佣叶战就是林霞衣。于明问:“今天林家和杜家有来往吗?”

  “杜家?”

  “对,杜家可以说是林霞衣在a市认识的比较可靠的家族,毕竟林老爷子和杜老爷子的交清不一般。

  而我今天听海娜说,林海集团这个月下来麻烦很多,但是杜家却一直没动静没表态······哈、不会吧?”于明眼睛一亮:“如果把所有的不符合事实结合在一起,似乎可以得出一个很可怕的结论。”

  “是什么?”

  于明道:“林海集团根本不是香馍馍,林海集团是只鲨鱼,他假装受伤,引诱同类接近,然后联合另外一只鲨鱼绞杀同类。这是个阴谋,林霞衣去冒险岛就是为了这个阴谋。如果没有太子做手脚,林霞衣不会上冒险岛,但是林霞衣可以用别的方式证明自己有严重精神疾病。梁振为什么和林霞衣有接触?林霞衣一直拒绝回答这问题,因为她不能回答,回答会使得她的阴谋暴露。”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