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 2717长辈的刁难
  “虽然我只是孩子的代孕妈妈,可是每天都想着她,看到她们这样对孩子,我心好疼。”王飞飞哭得不能自己,“小淼是男人无话说,可是水墨可是孩子的妈妈啊,她怎么能不管孩子,就让孩子哭呢,要是我在,肯定不会忍心的。”

  叶初晴被说得窝火,当天就赶回去月子中心,一进到月子中心刚好就听见孩子哭。

  她把孩子抱过来,“水墨呢?”

  “太太在睡觉。”

  睡觉?孩子哭成这样还在睡觉,叶初晴气啊,也带着点因为最近老公女儿都不理自己的怨气,把孩子给保姆,闯进叶水墨房间,一把把被子掀开丢在地上。

  叶水墨惊醒,“姑姑?”

  “孩子在哭你知不知道?再怎么说那也是你的孩子,你有没有做一个母亲的觉悟?居然在睡觉,我看你根本就比不上飞飞,真是气死我了。”

  叶水墨因为昨晚彻夜陪着劲宝,到刚才才让保姆带一会,她回房间休息一下,却没想到刚好被误会,真是有嘴也说不清,只好沉默。

  叶淼刚好回来,因为不想老婆遭心,所以他特地到外面处理中介公司的事,那中介公司最后的下场只会是倒闭,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看着老婆可怜兮兮的坐在床上,只穿着睡衣,被子被丢在地上,门口还有保姆在看着,而姑姑也很生气破口大骂,他又惊又恼,把被子捡起盖住老婆,忍着怒气,“姑姑,先出去再说,至少让水墨先换衣服。”

  客厅,叶初晴训着,“不是我说,孩子在哭,结果她在睡觉,一定是小时候我们太宠爱她了,先不说孩子出生的时候她连管都不管就回了酒店,现在更好,大白天在睡觉,孩子哭成这样。”

  “您懂什么啊!”纵然是不想发火,叶淼也忍不住了,“还有谁比她做得称职?孩子晚上一直哭,她就一整晚没睡,陪着孩子,想办法让孩子睡,孩子不睡她也不睡,抱了半宿,手臂一直保持一个姿势,到今天早上我逼着她去休息还不肯去,你怎么能这么污蔑她!”

  叶水墨刚好换衣服出来,听见丈夫怒吼姑姑,赶紧去劝。

  “你居然吼我。”叶初晴红了眼眶,“我是为你们好啊。”

  “不是不是,是我没考虑周全,这种事刚才我解释清楚就好了,姑姑你也是一片好心,我是知道的。”

  叶初晴觉得委屈又下不来台,被这么一哄脸色才有些好转,抱怨道:“我又不知道这些是不是,毕竟孩子哭是真的。”

  “既然您不知道,那么就不要再胡乱指责水墨。”叶淼语气依旧不怎么好。

  叶水墨不想两个人都难看,赶紧又去哄老公,“说什么呢,这事就这样算了,不准再提了。”

  看着老婆刚才坐在床上茫然又无辜的样子,叶淼就堵心得要爆炸,他都没敢让老婆受这种气。

  “对了,月子中心的人还说孩子不吃奶?”叶初晴更关心这个。

  “对啊,奶妈请了三个了,都不吃。”

  “可是第一晚飞飞喂的时候明明什么事都没有。”

  叶淼要阻止姑姑已经晚了,叶水墨呆立在当场,那一刻只觉得身心疲惫。

  “我说啊,要不让飞飞试试?毕竟是生了劲宝,连着心呢,说不定劲宝会认她身上的奶。”

  “姑姑!”叶淼喝止,“水墨,你先回房间,我有事要和姑姑说。”

  叶水墨有些迟疑,他轻轻推了一把,“去吧,回房间休息。”

  叶初晴觉得自己说得没错,“总不能让孩子饿死吧,你看看孩子都饿几天了。”

  “姑姑,你回国吧,我们这边等孩子情况再稳定一点就会回国。”

  “你赶我走?”叶初晴不敢置信。

  叶淼虽然不说话,但是神色笃定。

  叶初晴哭了,“行,行,嫌我碍事了对不对?我也不回叶家了,反正女儿和老公都觉得我碍事,现在你也觉得我碍事,我不回国,也不在这里了还不行嘛!”

  房间里,叶水墨还不安着,发呆到连有人进了房间都不知道。

  “别担心。”叶淼扣着她的肩膀温柔道:“不要把姑姑的话放在心上。”

  “姑姑呢。”

  “我让她回国了。”

  叶水墨惊诧,“姑姑就是小孩子脾气,你这么说她估计要气死。”

  叶淼顿了顿,“没办法,有些事本来就要取舍,这事你别管了。”

  “我怎么能不管,那是家人啊。”叶水墨急着给姑姑打电话,电话被掐断。

  她知道姑父和表姐跑回国一直都是姑姑的心病,特地打回去给姑父,一听说姑姑独自跑了,海卓轩立刻定了来美国的机票。

  要查到叶初晴住在哪里并不困难,等姑父一到,叶水墨就扯着老公全家一起到酒店去劝人了。

  见到他们,叶初晴甩脸色,“都来干什么,不是嫌我碍事吗,现在我就一个人在国外生活好了,对谁都好。”

  “你看看,都这年纪了还耍小脾气,我这不是来接你了,还有晚辈在呢,咱不闹了。”

  叶水墨也赶紧道:“姑姑,我们可担心你了,特别是老公,都念叨好几次了。”

  叶淼手臂被老婆暗中掐了一下,不想让老婆担心,同时也知道自己姑姑的性子。

  “姑姑,之前我脾气太冲动。”

  “哼。”

  叶初晴这才让几人进屋,“劲宝呢。”

  “初晴啊,孩子的事就让他们去自己解决吧,”海卓轩赶紧劝,被一瞪,只好歉意的给叶淼使眼色,

  “在月子中心,因为外面风大,他身体也不太好,所以没带出来。”

  “你们是怎么做父母的,把刚出生没几天的孩子独自丢在月子中心。”

  叶水墨解释,“我们让保姆一旦有任何问题就打我们电话,月子中心的老板也很有经验,家里也有儿科医生。”

  “所以呢?我问的是你们为什么会把出生没几天的孩子丢在月子中心?”

  气氛凝固,一直不说话的海子遇受不了了,“妈,如果水墨不来的话,你又会说她不认错而更生气的吧。”

  叶初晴本来就觉得委屈,再被女儿斥责,当场就闹,“我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今天你是故意来惹我生气的?”

  “姑姑,”叶水墨忽然开口,“让王飞飞来照看孩子吧,至少孩子得吃奶。”

  “水墨。”叶淼惊讶,“这事你怎么不和我商量。”

  “孩子是最重要的,你也看到了,她每天都在哭,又不能好好吃奶,如果孩子只认她的话,那我同意。”

  叶淼黑脸,他知道这一声同意里是多大的委屈,“这个不行就换另外一个,饿了就吃了。”

  “你就答应吧!我真的累了!”叶水墨哭出声,从孩子出生到现在,不是孩子闹就是家人在闹,她受不了了。

  本来最近就严重睡眠不足,头晕晕的,那一声吼出去后更是觉得头疼欲裂,眼前的景象有几分模糊,最后只听到众人焦急的呼喊。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劲宝还有老公一家三口在一片绿地里玩耍,天空白云飘扬,风筝被风鼓动,飘得很稳,孩子叫她妈妈,声音软软的特别好听,拿着橡皮筋要扎马尾辫子。

  手臂很沉重,意识也很累,她睁开眼睛,梦已经剩个尾巴,因为只能记得那种快乐的心情以及孩子扬起的马尾辫。

  手臂依旧很沉,她扭头,原来是被抓住了,难道动不了。

  看着和自己十指紧扣的男人,她心一暖,自己晕倒后,最担心的应该是他吧。

  看着装潢应该是酒店,刚好晚上23点,看来她睡了很久。

  喉咙有点干,她不想吵醒睡着的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也觉得很满足。

  睡着的人忽然顿了顿,掏出手机按掉震动,似乎还没睡醒,迷迷糊糊的起身拿来杯子,用棉签沾湿准备帮她擦嘴唇。

  看到人已经睁开眼,叶淼瞬间清醒,紧紧把人抱住,“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一天啊!”

  “一天?”叶水墨还以为就睡了几个小时,“劲宝呢。”

  “在月子中心,没事。”叶淼捧着她的手吻着,满眼心疼,一醒来就问孩子,居然还受到指责,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心疼啊。

  叶水墨起身就要走,“我们赶快回去,孩子一天不见到妈妈会认生的吧,早知道要晕倒,晕倒之前应该先让你回去看看孩子,我随便让子遇陪着就好了。”

  她刚起身就被压回床上,叶淼扣着她双手压在头顶,声音嘶哑,“别把这事说得那么轻而易举,你是我的妻子啊,多看看我,多感受到我的担忧,你知不知道,这一天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闭着眼睛,承受着多大的惶恐。”

  埋首靠在她颈窝里,嘶哑的声音更加沉闷,“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啊,下次别吓我了。”

  叶水墨反手抱着只有在此时才显得脆弱的爱人,只觉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她急着回月子中心,叶淼却似乎在犹豫什么,她明白了,“她在。”

  “恩,等劲宝身体好一些,她就走。”叶淼忽的扣住她,“有什么想法不要埋在心里,我现在也在让人找经验丰富的奶妈,一旦劲宝适应后立刻就让她走。不,就不应该让她来,如果这事你和我商量,我不会同意的。”

  “正因为你不会同意啊,虽然那孩子不是从我身上掉下的,但我也是她妈妈啊,看着她哭,我也很难受,一切都为了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