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芷萱慢慢的走了出去,当到洞口之时,此地正是一处丛林,丛林所在之地正是“梵音宗”后面的山脉,温暖和煦的阳光,清新的空气,芷萱流着眼泪站在洞口,随即自己走到山壁边缘,按了一下,“轰隆”一声,一块何止万钧重的巨石掉落了下来,四处的灰尘芷萱毫不在意,生机无限的山峰芷萱不曾观看,芷萱只是静静的看着石门,但朱雀却消失不见。

  芷萱自己擦了一下眼泪,随即头顶的昙花取了下来,昙花迎风变大,芷萱跳入昙花之上,再次看了一眼紧闭的石门,芷萱快速的往身后的“蛮荒丛林”之中遁去。“蛮荒丛林”之中,芷萱自己坐在一处山峰的顶端,眼泪依旧不曾停止,但此时却轻声喊着勾魂、夺魄二人。雾气闪现,和蔼的人再次暴露出来,但二人出来之后显然一怔。

  勾魂干瘪的容貌看着芷萱,阴深深的说道:“萱儿,你为何自己在此?朱雀大人呢?”

  芷萱自己擦了擦眼泪,仰头看向无尽的苍穹,道:“我本想使用万鬼吞魄之法晋级第九层,结果没有成功,朱姨为了救我,已经死了。”

  徐徐清风吹拂,山中的老树随风摆动起来,勾魂、夺魄二人有如呆傻了一般,干瘪的容貌傻傻的看着芷萱,一身寿装也随风摆动起来。

  芷萱看着二人,道:“刘启在哪?我要去找他。”

  夺魄一哆嗦,道:“刘启此人消失无踪,我们只能感觉到他最后存在的地方。”

  芷萱毫无表情的看着二人,道:“在哪。”

  勾魂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芷萱,道:“你按此方向飞遁八个月,具体在哪我们也不知道。”勾魂停顿一下,道:“萱儿,你若难受,可以跟勾魂叔叔说。”

  芷萱毫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头顶的昙花瞬间取了下来,随即自己跳入昙花之中,立即向远处遁去。勾魂、夺魄二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夺魄看着勾魂问道:“是否要告诉宗主?”

  勾魂摇了摇头,道:“飞诞正在紧要关头,如何能打扰宗主?此事结束之后,再告诉吧。”

  俩个“和蔼”的人此时到有几分和蔼之色,二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身边再次出现雾气,俩人再次消失无踪。芷萱一人坐在昙花之上,手中依旧抓着那根金色昙花,眼泪再次流淌了出来,蔚蓝的苍穹,丝毫没有照亮芷萱的心情,芷萱此时速度急快的往前飞遁着。

  此时的山洞之中,刘启与妍瑶依旧下着棋,三年来,二人没有事情可做,除了修炼之外就是下棋,但二人十分的喜欢此份平静,没有纷争,没有打斗,不用每日来提心吊胆,如此生活是二人向往的生活。妍瑶改变了许多,身材丰腴了许多,清秀的脸庞依旧宛如九天玄仙,一双眸子依旧波澜不惊,但此时却带着笑容看向刘启。

  妍瑶清脆的嗓音说道:“一个招数,你想赢多久?”

  刘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唉,你赢了。”

  妍瑶自己趴在床上,凝脂碧玉的后背暴露给刘启,妍瑶闭着眼睛,轻声说道:“腰。”

  刘启无奈的摇了摇头,二人下棋,输的给赢的按摩,三年来,妍瑶天天给刘启按摩,此时终于赢了一次了,如何不享受一翻?刘启坐在妍瑶的大腿上,此时按着妍瑶的纤腰。

  三年来,二人把话都已经说清,妍瑶也与刘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妍瑶不是不允许刘启与别的女子在一起,但却不能娶别的女子,更不可能生出孩子,三娘的话,妍瑶不曾遗忘过,何况妍瑶依旧有自己的主意,弘辰的陨落与妍瑶也有关系,但妍瑶绝对不允许刘启与汐柔在一起,毕竟刘启已经与阮莹玉在一起了,妍瑶如何能肯?后果?不说刘启也知道,但刘启却更加的爱妍瑶,若几女在一起选择,刘启绝对会舍弃别人与妍瑶在一起。

  妍瑶闭着眸子,红唇微微开启,道:“用力些。”

  刘启苦笑一下,三年来的享受,今日却全还了回来,道:“瑶儿,你肚子为何一直没有反映?”

  妍瑶一怔,回头疑惑的问道:“什么反映。”

  刘启抓了抓脑袋,随即再次按着妍瑶的纤腰,道:“孩子阿。”

  妍瑶脸色一红,有些嗔怪的眼神瞪了刘启一眼,随即再次闭了起来,道:“三年来,我给你按时,都没有说话,你不准说话。”

  刘启一怔,立即拍打一下妍瑶,道:“三年来你看的书少么?你见过哪个男子给女子按的?”

  妍瑶一怔,再次瞪了刘启一眼,道:“你若再说话,以后我不与你玩了。”

  刘启一翻身躺在床上,抱着妍瑶,道:“呵呵,好阿,那此次我不按了。”

  妍瑶再次一怔,哪知道刘启耍赖,清秀的脸庞都被刘启给气红了,三年来自己都按照赌约完成,忽然间,妍瑶自己咳嗽起来,胸口也喘息了起来。

  刘启一惊,焦急的喊道:“怎么了?你别吓我阿。”

  妍瑶不肯说话,再次闭上了眸子。刘启不敢再气妍瑶,立即老实的给妍瑶按着纤腰,但依旧担忧的看着妍瑶。妍瑶睁开眸子,眸子之中露出了笑意,原来刚才是在欺骗刘启。话虽然依旧很少,但妍瑶许多事情都已经改变,妍瑶很习惯现在的生活,更习惯只有二人的生活。

  “咯咯,好让人羡慕阿。”水铃儿自己穿着肚兜笑盈盈的走了进来,进来之时还对着刘启抛了个媚眼。

  刘启看向水铃儿,道:“你怎么过来了?”

  水铃儿嫣然一笑,道:“只有你们才能如此没心没肺的玩耍,何人不想出去?”

  刘启没好气的说道:“我如何不想出去?但我能出去么?挖山?那些沙土往哪堆积?你去过他们的居住之地,不知道他们的习惯么?他们是否能来此地?”

  水铃儿无奈的坐在妍瑶的身边,道:“我只是在那住了不久的时间,如此事情,他们岂会与我说?”

  妍瑶冲着水铃儿嫣然一笑,随即轻声说道:“不要坐我,你很重。”

  刘启哦了一声,随即跪在妍瑶的身边,依旧给妍瑶按着纤腰,水铃儿摇头叹息,但依旧与二人聊天。山洞也逐渐恢复了平静,其余几人依旧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堕落丛林”之中,今日来了两人,一名男子头带斗笠,一名女子容貌甜美,但却带着几分哀怨,此二人正是南宫萤与南宫晨宇。二人进入“云梦泽”锻炼许久,出来之后寻找不到刘启,结果与修士打听之下才得知,刘启等人早已深入蛮荒,已经许久没有消息了,无奈之下,二人只好来此等待,二人没有地方居住,又不敢回家,只能在刘启的房间等待刘启,希望刘启能快些回来。

  与此同时,山洞之中的三女也停止修炼,醒来之后的三女自然知道刘启来过此地,三女的腿上皆留有字条,刘启一边述说着自己的思念之情,一边嘱咐着三女不要出去。经过弘辰之事后,三人已经彻底的知道,修士若没有实力,只会任人宰割,三女想帮助刘启做些事情,同时也想跟随在刘启的身边,三女此时依旧没有突破,但却决定歇息些时日再修炼,若不到第八层,三女绝对不停止修炼,此次可以看见,三女对弘辰的陨落有多大的刺激。

  三派弟子,半年前皆往回赶路,赶了半年的路途,众人才再次返回各自的宗门,但三派弟子虽然寻找到许多法宝,但依旧没有察明蛮荒的异变。今日,“红羽峰”格外的热闹,众弟子才刚刚返回山门,就接到了通知,就连道斋也无曾跟众人说什么,带领着众人一起赶到“红羽峰”。

  众人如何不疑惑?本来以为道斋等人会表扬众人一翻,随即在拿出大量的法宝赐给众人,哪知道什么话也不说,就给带到“红羽峰”了。此时的“红羽峰”上,早已摆满了桌子,“龙首峰”几人早已在此坐着,就连汐雪同样如此,只不过汐雪依旧带着面纱低着头,丝毫不肯看人来人往的众人。

  “师傅…清韵!”彭飞羽的喊声传了出来。

  众人一怔,只见道斋带着众人赶来此地,彭飞羽如何不高兴?子书书等人如何不高兴?清韵如何不高兴?自己的丈夫走了如此久才回来,午夜梦回之时,那份等待谁人知?当然,若是刘启清韵肯定更愿意,时间的流逝,孩子的降生,并没有让清韵遗忘刘启,反而更加的喜爱刘启。众人降落下来之后,纷纷跑向自己山门聚集之地,都去寻找自己的师傅了。凌雪几女也纷纷跑到清韵的身边,丝毫不知道那边焦急的彭飞羽。

  凌雪笑嘻嘻的说道:“师姐,你看啊,法宝阿,叫叹息琴,很好的法宝哦,这可是姐夫专门给我抢夺的呢。”

  清韵一怔,道:“你说刘启?”

  凌雪高兴的说道:“是啊,是啊,就是姐夫阿,姐夫很厉害的。”

  上官泓元摇了摇头,道:“小雪阿,快去找你师傅去吧,带着祁宏等人一起过去,会有惊喜呢。”

  凌雪一怔,高兴的答应一声,几女拉着发呆的祁宏等人就跑入大殿内。道斋与几峰首座也坐在了一起,只人皆是含笑着摇了摇头,众人身边早已没人,皆被众人打发走,众人也去与各自交好的人谈话去了,如此长时间的奔波,何人不与身边之人说说?

  彭飞羽坐在椅子上,手中还拉着清韵,道:“师傅,又收徒弟了?”

  上官汐柔抱住汐雪的肩膀,道:“嘻嘻,我妹妹,亲的哦。”

  彭飞羽一怔,道:“师傅,此次在蛮荒遇见师娘、师弟、师妹了。”

  上官汐柔一怔,立即焦急的问道:“娘还好么?”

  上官泓元虽然没有说话,但依旧看着彭飞羽。此时“红羽峰”乱糟糟的一片,许多人都围在一起说话,但好在人数不多,只有几百人而已,但依旧喊声震天,只有道斋等人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

  彭飞羽点了点头,道:“遇见师娘好几次,但有一次师娘受伤损失些精血,但不多时就已经痊愈了。”

  上官泓元一怔,但依旧没有说话,眉宇却紧皱了起来。如此多人如此多的法宝,不知道众人碰见了什么东西,居然还会受伤。

  上官汐柔拍了拍胸口,道:“吓死我啦,刘启呢,刘启怎么样了?”

  彭飞羽摇了摇头,道:“师弟无事,不知道他在哪弄到个用星辰之力开启的法宝,而且还有一柄威力很大的弓箭,一箭而已,就把几十只鸟给射死了。”

  上官汐柔笑嘻嘻的说道:“嘻嘻,我就知道刘启最厉害。”

  子书书焦急的问道:“还有什么,你可否一次说完?”

  彭飞羽苦笑一下,道:“给凌雪取琴完事之时,谁知竟然遇见一只蛟龙,结果刘启跟师娘就一起引跑蛟龙,让我们逃跑了。”

  上官泓元一哆嗦,手中的酒杯立即给捏碎,但片刻之后就返回了原来的模样。

  彭飞羽摇了摇头,道:“你们不要担心,刘启此时确实比以前厉害了许多,不论是那份气势还是打斗,都与已经不同了,何况他们要深入蛮荒,不会有危险的。”

  上官汐柔眼神黯淡一下,随即笑着说道:“那是!我娘陪着师弟,哪会有危险?”上官汐柔回头看见孟常自己在那站着,笑着说道:“嘻嘻,你们先说,我去看看师兄去。”说完之后,不等众人有什么反映,自己就跑了出去。

  几人皆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再次听着彭飞羽讲述蛮荒的事情,汐雪听的也十分的认真,毕竟她没有出去过,也很向往外面,但自卑的汐雪知道,自己出去别人肯定会要杀自己,所以从来没有要求过出去。

  妍瑶的房间之中,显然是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了,清韵的离开,道明与叶珊的和好,房间之中早已空闲下来,但叶珊依旧吩咐众人每天打扫房间,好像是等待妍瑶的归来一样。此时的房间之中,孟常把上官汐柔压在床上,此时激烈的亲吻着上官汐柔,上官汐柔如何能愿意?此时正在不断的挣扎着。忽然间,上官汐柔手中用力,孟常的身子立即翻开,上官汐柔立即离开床上靠在墙壁上看着孟常。

  孟常看着有些羞涩的上官汐柔,轻声说道:“汐柔,还好么?如此长的时间,我每天都想着你。”

  上官汐柔此时有些喘息、羞涩,上官汐柔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师兄,不能乱来的。”

  孟常此时坐在床边满脸的歉意说道:“对不起汐柔,师兄只是太想你了而已。”

  上官汐柔平复一下呼吸,此时笑嘻嘻的看着孟常,道:“没关系啦,但是你下次再这样我可生气了哦。”上官汐柔停顿一下,道:“师兄,你给我讲讲蛮荒的事情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