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画满田园 > 第九百一十五章 马氏的窝囊

第九百一十五章 马氏的窝囊

  玄妙儿可不想跟着她们再多说,把自己装进去,她继续装傻:“三婶四婶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对了这菜是不是也要落架了,我就爱吃这小黄瓜腌菜。”

  这时候荷叶看着三人说话,心里不踏实了,因为她知道这三人都不太希望自己和肚子里孩子好,这三人都不是白给的,所以赶紧出去,也坐在边上:“你们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玄妙儿拿了几根黄瓜:“我说我爱吃秋天落架时候小黄瓜腌菜。”

  荷叶感觉这三人不对,可是人家不说什么,自己也不好深问:“听说大嫂腌菜好吃,可惜我嫁过来时候,就分家了,没吃过呢。”

  “我娘把她腌菜的手艺都交给我嫂子了,我以后靠着我嫂子就行了。”玄妙儿知道荷叶嫉妒李梦仙,那就让你气死算了。

  就生气:“你看你娘还是向着你哥嫂子,手艺都不教给你。”

  “我娘和我嫂子抓着我学,我都懒得学,有我嫂子我还用费这劲干啥。”玄妙儿说的风起云淡,可是荷叶却气得要死。

  张氏看着菜摘完了:“菜摘完了,我端进去了。”说完端起盆站起来。

  王氏也站起来:“三嫂,我帮你。”

  两人拿着东西进厨房了。

  玄妙儿也跟着起来:“我去找我娘了,这干活好像我还是不那么喜欢。”说完进屋了。

  荷叶被玄妙儿气了够呛,然后人家都走了,自己一点有价值的东西没听见。

  冯氏在厨房边干活,边看着外边,她知道这几个人有事,可是自己不想牵扯进去,可是又想听听什么事,所以不时的观察着,看着都进屋又假装的忙去了。

  荷叶现在感觉孤立无援了,所以又去拉拢冯氏,她走到冯氏身边,帮着冯氏给鸡退毛:“这鸡毛大嫂愿意要,一会我搂起来。”

  冯氏因为前几天荷叶出卖自己的事,一直没顺气呢:“不用了,我这都收拾完了,一会我自己装就行。”

  荷叶尴尬的继续帮着收拾:“你看五弟妹你还生气呢,我这人不就是嘴快,没心眼子么,你也别跟我记仇了。”

  “我没记仇,真的我自己能干过来。”冯氏对荷叶没有撕破脸,可是对她的冷淡很明显。

  荷叶感觉自己在哪好像都不受欢迎,这心里害怕空虚紧张,她想了想还是回了上房正屋去伺候马氏吧,马氏这时候脆弱,自己在她身边忽悠忽悠,免得以后都欺负自己时候,自己没有靠山。

  而此时正房里,玄老爷子刚知道李梦仙有身孕的事。因为这是玄文涛他们家的喜事,可是马氏不觉得是喜事,所以没跟玄老爷子说。荷叶更不想说。王氏因为马氏都没说,自己也不愿意多嘴。

  因为大郎玄安勤算是入赘出去了,所以他的孩子,在玄老爷子心里还不算是玄家的长孙,并且玄安勤第一个孩子是女儿,但是玄安睿生的可是玄家的长孙了。

  所以玄老爷子很兴奋:“这可是大事,我终于有重孙子抱了,我这明天一早就得给祖宗上香,这是好事。”

  玄文涛看见玄老爷子这个是真高兴,心里也舒服不少,至少现在的爹还是真的为了他们高兴的:“爹,今天我这也高兴,特意让妙儿从酒坊拿来的好酒,咱们晚上喝点。”

  “那敢情好,今天还是中秋佳节,咱们多喝点。”玄老爷子的高兴确实跟马氏不同,因为玄文涛也是自己的儿子,而马氏心只有自己生的才是自己的孩子。

  马氏坐在炕上心里就是不舒服:“喝啥……喝,喝多了……闹人。”

  玄老爷子现在看着马氏烦,因为现在马氏好了不少,可是这还是口歪眼斜的:“你可闭嘴吧,啥都管,都这样了,还不消停。”

  马氏手里拿着笤帚在炕上蹭了几下没举起来:“你个死老……老头子,你……”

  “我什么我,你这么大岁数了,还有病,就养着呗,我和儿子喝酒用得着你管。”玄老爷子也不给马氏留情面的道。

  马氏气的纸哆嗦,说不出来话,一急眼哭了,本来就口歪眼斜的,这一哭眼泪鼻涕抹了一脸。

  荷叶本来是找个地方躲清闲的,哪想着还得给马氏擦脸,可是现在不擦不行,还得假装很上心的给马氏擦着脸:“娘,别哭了,爹没别的意思,你这不是多心了么。”

  荷叶尽管是擦眼泪,却只用了食指和拇指捏着帕子角,内心的嫌弃还是不言而喻的。

  马氏激动地拉着荷叶的手,手上还沾着鼻涕呢:“都欺负我……我不中用……了啊。”说着哭的更厉害的。

  玄老爷子气的脸都紫了:“喝点酒,你要做啥,啥都管,哪都有你能耐呢。”然后对着玄文诚道:“你把你娘背你们东厢房去,晚上睡觉再背回来,要不然咱们饭都吃不消听。”

  玄妙儿没想到玄老爷子这狠心起来还真的不给马氏面子,反正这马氏也确实是太能作了,不过她还真的是个生命力很强的人,因为这才多长时间,感觉也恢复了不少。

  马氏哪能愿意走,因为自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中秋节自己不得在这主持大局么,自己就算是中风了,可是也没死呢,这玄老爷子就要把她赶走了,这事什么意思?

  她歪着嘴狠呆呆的对着玄老爷子道:“我不走,走就死。”这两句说的异常的清晰。

  玄老爷子被马氏激了一下,不过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说了的话就得作数了:“你一天就闹事,今天好好地日子,你要么消停点别说话,要么就去东厢房去。”

  马氏说实话,现在还是有点怕玄老爷子的,因为人家至少有个有能耐的儿子,要是玄老爷子不要自己了,自己咋办?现在都这样了,她还是老实点吧,所以没说话,只是往炕里挪挪,表示自己不想走。

  玄老爷子也没再说马氏,对着玄文涛道:“别搭理你娘,她这身体不好了之后,脑子不好用了。”

  玄文涛也没法说啥:“爹那我让妙儿和安睿再回家拿点酒来。”

  玄老爷子点点头:“行,那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