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八百二十六章 看穿了一切

第三千八百二十六章 看穿了一切

  玄妙儿看着玄安本:“你们是真知道错了,还是为了骗巧莲回去?”

  玄安本心里自然是不承认错了的,自己跟姜翠芽是真心的相爱的,是李巧莲妒忌才闹的。

  但是现在没办法,自己委屈的道:“是我们错了,我们都认识到我们的错误了,今个就是跟巧莲认错接她回去的。”

  说实话,玄妙儿一点都不相信玄安本的话,但是现在自己也清楚,相不相信李巧莲也是要回去的,因为她不想和离,那就得面对。

  但是玄妙儿还是要帮着李巧莲立立威:“说实话,玄安本,我不相信你,当然,我更不相信姜小姐,都是女人你想什么我清楚,但是我想提醒你一句,玄安本的家没那么好待,你好自为之吧。”

  姜翠芽也清楚一点,那就是玄妙儿确实有本事有地位,自己不管怎么,都不能让玄妙儿太讨厌自己,以后再说以后的,虽然自己是打算靠着玄老爷子的,但是这个大财主也不能得罪,人家手指缝里漏出来一点,也够自己过好日子了。

  所以姜翠芽今个是十分的卑微,她低着头对着玄妙儿道:“妙儿堂姐,我知道我错了,之前我是想要的太多了,我自私了,考虑巧莲妹妹的少了,是我的错,我以后都听巧莲妹妹的,你放心,我保证好好的跟巧莲妹妹相处。”

  玄妙儿笑看着姜翠芽:“这一口一个巧莲妹妹,你真的觉得别人听不出来什么意思?你是妾,她是妻,你进门也要叫巧莲一声姐姐才对吧?”

  姜翠芽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她的这点心思都被人家看得一清二楚,但是还要勉强的解释:“妙儿堂姐,你误会了,我是因为看着巧莲姐姐长得年轻,总觉得她年纪小。”

  玄妙儿笑着道:“这个跟长得有关系么?”说完看着玄安本叹了口气:“你是真的被人家迷了心智了,这些细节都看不出来?如果一个女人真的爱你,会做让你为难的事情么?本就是该当妾的,非要做平妻,你真的觉得她有她自己说的那么可怜?”

  玄安本皱着眉头想了想,对着玄妙儿有点疑惑的道:“翠芽真的不容易,要是说爱我就能理解我,那为什么巧莲不理解我,要是巧莲都顺着我的意思,那我也就不为难了。”

  玄妙儿被气的笑了:“玄安本,你真的是脑瓜子里边进了水了,进的还是粪汤子水,我听着都受不了,你不懂规矩不懂原则么?你也是上过学堂的人吧?妻妾的位置你弄不清楚么?”

  玄安本已经完全的陷入她自己的死结里了:“那既然有平妻就是和规矩的吧?巧莲怀了儿子有这个要求,这也没什么不对啊?”

  这话花继业真的听不下去了:“玄安本,原则是什么你懂么?如果姜小姐没有跟你有苟且之事,你们正经的谈婚事,那你提出做平妻,还有点道理可言,可是一个寡妇,丈夫死不到一年,就跟你厮混在一起,你们这肮脏的事情,是可言浸猪笼的,现在我们不声张这事,是为了玄家的名声,也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你真的以为你们两个有这么大的面子和本事么?”

  玄安本这回没话说了,支支吾吾的:“可是,可是我和翠芽是真心相爱的。”

  花继业眉头微皱看着玄安本:“相爱是建立在道德至上的,你们连道德底线都没了,何尝谈什么爱情,你们这是污蔑爱情这两个字呢。”

  玄安本以前觉得玄妙儿难对付,但是现在发现花继业更是厉害。

  姜翠芽现在有点冒汗了,因为自己的心思被玄妙儿和花继业看的一清二楚,之前自己就是用这些是来欺骗玄安本的,现在怎么办?

  她现在是不能让玄妙儿和花继业再分析下去了,趁着现在玄安本还没有完全的醒悟过来的时候,自己赶紧示弱吧。

  她又跪下了,这大着肚子天天跪,姜翠芽心里恨着呢,但是自己更明白,要过好日子就得付出,以前本以为就是跟个卖馄饨的混个温饱,现在看,自己还可能以后过得更好,所以现在的委屈值了,等孩子生了,是个儿子,自己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了。

  想到这,她心里的委屈都没了,赶紧对着玄妙儿道:“妙儿堂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什么都是我不对,我是有点私心的,但是我对三郎哥哥是真心的,你就看在我孤苦无依的可怜份上,饶了我吧。”

  看着姜翠芽的可怜样子,玄安本刚才的怀疑瞬间烟消云散了,他扶着姜翠芽:“翠芽,你这身子不适合总跪着,快起来。”

  姜翠芽摇摇头:“三郎哥哥,我之前是私心重了些,我不该说什么做平妻,也不该让巧莲姐姐伤心,我真的错了。”

  玄安本把姜翠芽扶起来:“你没错,要错也是我的错,是我招惹的你,也不是你招惹的我。”

  玄妙儿现在真的看见什么叫痴情人了,我的天啊,玄安本别的本事自己没见到,这个怜香惜玉的本事,自己真的领教了。

  这时候的李巧莲一直在客房的门口听着,她的眼泪掉下来了,自己真的没想到玄安本有这么痴情的一面,可惜自己没见识过。

  她走了出来,对着玄妙儿和花继业道:“妙儿姐,姐夫,我跟他们回去,我想通了,有些事我想去面对了,瑶瑶就拜托你们了,至于我大姑那边,知道就知道吧,也瞒不住,你们告诉我大姑,我能应付,我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并且我一个人,有什么可怕的。”

  听着李巧莲的话,看着李巧莲的表情,玄妙儿知道,现在的李巧莲应该是真的做好去面对的准备了。

  她对着李巧莲道:“巧莲,孩子你放心,你在那边有事就去找祖父,如果祖父不在,你随便叫家里的孩子给我送信都行,给我爹娘送信也行,都不在就去找我大姑,放心,在河湾村,没那么容易被欺负了。”

  李巧莲竟然露出了微笑看着玄妙儿:“那就谢谢姐姐姐夫了,你们放心吧,我心里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