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萌狐悍妻 > 第十五章 旧伤发作

第十五章 旧伤发作

  “云河……”看到小丈夫的眼泪,唐紫希又心痛了,想伸手去接也接不住。

  手从那串晶莹的眼泪穿透而过,唐紫希直接看着这些眼泪像珍珠一样落在地上,又如幻影般隐没,唐紫希只觉得心里空空的感觉。

  鬼,也会流泪。

  鬼的眼泪,就是他身上的魂念。

  但见他瘦瘦的背影,颤颤地跑到坟前,然后一个踉跄就跌倒。

  唐紫希想扶他,但碰不到他,心好像摔着那般痛。

  云河并没有站起来,跪在坟前,低着头,一声不哼。

  要是他放声痛哭,或许能释放出心中的郁结,若是沉默无声的落泪,这种痛只会埋藏在心里,难以化解。

  唐紫希觉得不能让云河这样下去了,否则很有可能会前功尽弃。

  想到小白,阿夜还有木星的警告,唐紫希甚至有些后悔一时心软把他带进来。

  “云河,你知道你很难过!但这并不是你的错!”

  “云河,是我带大家去无上神域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是我对不起大家,我失败的计划让大家陪上了性命……”

  “木星大哥已经在想办法了,他还告诉我,已经寻回十个人的灵魂,他们会跟你一样,凝魂塑体,重生于世的!”

  “所以,如果你想跟他们相见,一定要振作起来!”

  “云河,求求你……别放弃自己!我需要你,孩子需要你!”

  “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到天荒地老的,那怕海枯石烂,此情不渝,难道你要食言吗?”

  说到最后,连唐紫希也哭了。

  “希希……”唐紫希自责的声音像利刃一样刺入云河的心脏,令他痛得不能呼吸。

  归根到底,是他不够强。

  他的女人,为了救他,忍辱负重,背负着背叛他的骂名,当了郦苏的皇后,委屈求全,为的只是换取一线救他的机会。

  他的部下,为了救他,明知道飞蛾扑火,仍无怨无悔地勇往直前……

  如果自己足够强,大家就不会死,唐紫希也不会受苦,木星大哥也不会为自己如此伤心……

  这瞬间,云河前所未有地渴望活下去,渴望力量,他想一直守护大家,让所有灾劫远离大家……

  然而,同时一种锥心的痛贯穿了他的灵魂,贯穿了他的心脏。

  在心灵之地,邪神的唳气所幻化的利箭曾经贯穿了他的心脏!

  因为对大家的死过于伤情,他突然旧伤发作,此刻他灵魂的心脏之处那道伤口突然裂开……

  汹涌而出的黑色灵气又开始侵蚀他的灵魂,这种黑色灵力并不是他现在这个脆弱不堪的灵魂所能承受得起的。

  邪神在消失之前曾经诅咒云河,他说不会放过云河,原来,他早就在云河的心脏埋下了隐患。

  云河痛苦地凄然一笑。

  自己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以为能劫后重生,难道就要化为泡影?

  这一刻,云河的心中无限凄凉。

  看着哭成泪人的唐紫希,云河于心不忍。

  “希希,我没有放弃……为了你们,再苦再痛我都愿意忍受……”他捂着心口的地方,凄酸地笑着,眼泪再次落下。

  明明是一番努力振作的话,可是唐紫希分明看到,云河的灵魂突然淡薄下来,气息也变成越来越弱。

  眼看着云河的修为从归空境跌落至灵海境、初元境……

  最后,他变成了一个凡人的灵魂,不但神力散尽,连灵力也全部散尽。

  唐紫希觉得云河的情况不妙!

  “云河,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唐紫希再次吓哭。

  要是云河的灵魂再继续淡薄下去,他就会彻底消失!

  “恐怕是邪神的残念作祟,在蚕食我的灵魂……”云河颤声道。

  “可恶!为什么他还不肯放过你……”唐紫希又悲又怒。

  “希希,谢谢你这几天的陪伴,我很幸福。谢谢你的成全,让我在坟前见大家一面。不管我变成怎样,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云雅说过,我修得无上神通,灵魂是能不散不灭。你要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你身边的……”云河微笑地安慰着唐紫希。

  尽管他很痛很痛,可是他的眼眸里并没有任何痛苦,依然清澈如水,温柔得像月光。

  他想伸手抱一抱至爱的希希女神,只是手从希希女神身上穿透而过。

  然后,他虽然极不甘心地挣扎着,可是意识还是涣散了。

  轻轻倾倒在唐紫希脚下,他就像一片飘凋的枯叶,疲倦地合起了眼睛……

  “不!不要!”唐紫希凄厉地悲吼着扑过去,却无法将他拥入怀中。

  她已经听不清楚,他最后说了些什么。

  汹涌的泪水模糊了她的神野,她看不清他安静睡去的脸容。

  凄美的霞光下,漫山遍野的新坟萧萧地悲泣着,仿佛在呼唤着沉睡在女神脚下的主人……

  云河失去意识之下,灵魂仍继续迅速虚弱下去,再这样下去,他会被神书空间所炼化,化归为最原始的天地灵气……

  情急之下,唐紫希赶紧用神念将云河的残魂锁定,瞬间带着他回到现实世界。

  “木星大哥!救救云河……快,他不行了……”唐紫希凄厉地嚎哭着。

  待在云河身边,她全身发着颤,已经害怕得无足无措。她无法碰到云河,更无法给他渡丝毫的力量,所以她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向木星求救!

  与此同时,木伊红和幽王耀正往湖畔别墅的方向赶路,突然听到唐紫希凄厉的嚎哭声,两人互视一眼,知道出了大事!

  当下两人全速施展身形,瞬间飙飞到别墅前。

  映入眼帘的第一幕,就是唐紫希跪坐在地上哭得肝肠寸断,云河就倒在她脚下,身影变得越来越淡薄。

  “云河,别离开我……求你……”

  “要是你不在,我也不想活了……”

  “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

  唐紫希伤心地呼喊着,可是云河紧闭着双目,无论唐紫希哭得多伤心,他全无反应。

  这一幕生离死别看得幽王耀心里特别难受。

  就在半天之前,唐紫希还是那么凌厉的一个女人,那气势就像一个女王,一出手就有万夫不可挡之勇。

  如今,她又哭得跟所有痛失丈夫的悲情女子没有区别。

  看到幽王耀突然走出来,唐紫希警觉地瞪了他一下,忍着悲痛和眼泪怒道:“怎么又是你?想不到你追到长风山!滚!你休想动他一下,否则这一回,我绝不饶你!”

  唐紫希还以为幽王耀又是以捉鬼师自居,来收取云河的灵魂。

  现在云河已经命悬一线,她又怎容许再有人伤害他?

  幽王耀立即尴尬地解释:“七娘,对不起!晚辈之前不知道您俩的身份,多有冒犯,万望恕罪!晚辈这次来是专门道歉的,七叔他怎么了?”

  云河是他的七叔,唐紫希自然就是他七娘了。

  他这样称呼并无不妥。

  只是对于唐紫希来说,幽王耀不只是一个陌生人,还是想取她丈夫性命的敌人!

  她现在为云河的事已经急得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幽王耀一开口就是“七娘”、“七叔”和“晚辈”这些亲戚称呼,她哪里有功夫去想这是什么回事?只把幽王耀在使什么手段,于是变得更加恼火。

  “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跟你说话!滚!”唐紫希生气地骂。

  被唐紫希冷落,幽王耀觉得十分气馁,没想到七娘连一个解释的机会也不给自己。

  幽王耀从小就是一个跟鬼神打交道的灵修者,他望了云河一眼,心里大惊!

  他七叔的灵魂,比起半天之前虚弱了很多,修为还从归空境退化成普通凡人,这还不止,他的魂体很淡薄,而且身上的魂力仍在不断迅速流失。

  他见过很多鬼魂临死之前的状态就是这样。

  七叔的灵魂快散灭了!

  幽王耀心里慌了!

  他记得自己曾经用气息震慑过七叔的灵魂。

  七叔原本就有重伤在身,这次来地球就是为了疗养的,该不会是自己令到他的伤势加重吧?

  要是因为这样,断送了七叔的魂魄,估计大伯和祖母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幽王耀慌张地用求助的眼神望向祖母,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办。

  木伊红没有回应幽王耀,身影一闪,已经飙到云河面前。

  她二话不说,迅速伸出手按向云河的气海,打算给云河的灵魂渡入灵力,岂料她的手跟唐紫希一样,在云河身上穿透而过。

  木伊红心中一惊,又立即将灵力释放在空气中,弥漫在云河身上,试图让云河的灵魂主动吸收她的灵力。

  然而,云河的灵魂就像一个千疮百孔的破罐子,连气海都涣散了,荡然无存,根本就无法接纳丝毫的灵力。

  木伊红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

  就连她都看出来了,云河这次恐怕保不住,可她不敢说出口。

  看到木伊红是跟着幽王耀一起来的,并且在试图向云河渡灵力,唐紫希并没有阻止,反而绝望的眼眸中燃起了希望之光。

  刚才她的注意力在防范幽王耀身上,没有注意到站在幽王耀身后这个穿红衣的美贵妇,直到木伊红主动跑到她面前。

  她认得木伊红。

  她知道木伊红是不会害云河的。

  因为木伊红是木星的姑姑,她初到长风山,就是木伊红亲自接待她的。

  而整个长风山也是由木伊红来打理的。

  当时自己跟云河失散,穿越无数宇宙来到地球,木伊红知道自己的身世和来历之后,不但收留自己住在长风山,还让麾下的人帮她寻找云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