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带刀后卫 > 第三章 鲨鱼队
  第二天一早,刘洋和两个室友王皓、张鸣顶着一对熊猫眼回来了,情绪激动的像是刚被人当街暴打一顿,进门就开始大骂中国队傻逼,主教练傻逼,郑智傻逼,居然连小组也没能出线。

  刘洋的眼神里饱含着中国早期球迷才有的愤怒和委屈,像祥林嫂一样反复的道:“欢哥,郑智那个点球罚进,咱们就出线了。就少一个进球数啊。”

  “狗屁点球!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这倒没什么,关键是当了婊子,牌坊却没立起来,结果几年后才知道自己还戴了绿帽子。”李欢波澜不惊的回答道。

  “欢哥,这是啥意思?”刘洋等三个人被李欢的话说的莫名其妙,他们不知道这场比赛其实是一场假球,更不知道中国队被淘汰其实是自己内部人赌球的结果。

  “没啥意思,你们别来恶心我了,影响我一天的心情。”

  说罢,李欢穿上西装离开公寓到开发区去碰碰运气,但是04年下半年的就业形势很严峻,李欢跑了一天除了被一群卖保险和干传销的免试录用之外,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对他一个中文系专科生感兴趣。因为中文专业和没有专业几乎是一样的,当然如果不是几乎全靠死记硬背的中文专业,他这个穿越前只在足球学校里上过文化课的人根本就无法拿到毕业证,即使考试宽松的像开卷,还有做了不少的小抄。

  此后的两天李欢天天跑工作却总是一无所获,就在李欢考虑是街头乞讨还是拦路抢劫的时候,任风给他打来了电话,“李欢,在哪儿了,现在马上来天体体育场,我把你的事给我舅舅说了,他说,只要你的球技好,能够给鲨鱼队抓面子,就把你安排进他的公司,公司这么大,缺不缺人都无所谓,哪里安插不下一个人啊。我可把你的球技吹嘘的跟高手似地,你别我给戳穿了,尽量展现一下你的速度,和那些大肚子中年大叔比,你就是飞人鲍威尔。”

  任风打电话的时候是周六中午,李欢和201寝室的室友们正在热火朝天的斗地主,李欢这两天的饭钱都是从他们那里赢的,接了电话之后,李欢把牌交给在一旁观战的刘洋,把赢下的钱收一半留一半,道:“我有事出去,刘洋你来玩吧,这些钱给你当底。”

  其他的三个不乐意了,王皓道:“打死不跟臭牌篓子玩。”

  张鸣道:“欢哥你太不厚道了,说好玩到晚上的。”

  “啥事比斗地主还急?”刘洋道。

  “大事。”李欢从壁橱里拿起了西装又放下,换上了白色的运动服和旅游鞋。壁橱里还有两身曼联的球衣,长短各一,还有一双从没穿过的猎鹰5代碎钉皮足和足球袜,运动服和旅游鞋是李宁的,正牌货,但是猎鹰5代是一百多块的山寨版,这些衣服都是原来那个李欢买的,李欢一股脑都塞到了背包里,向继续斗地主的四个人挥挥手离开了公寓。

  周六去市里的很多,公交车和轮渡都处于超载状态,花费了比平常多三分之一的时间李欢才来到在露天浴场旁边的天体体育场。

  天体体育场建立于解放前,依山傍海,站在球场上就能够听到海风吹拂海浪的声音,是岛城业余球队最常去的球场,这里的收费也便宜,11人的大场一小时八百元,7人的小场四百元,业余大联盟的球队因为是包年的所以收费更低,大场也只有五百元,不过李欢只是听说,他并没有来这里踢过球。

  一下公交,李欢就看到了站在足球场门口的任风,任风穿着显得有些短小的蓝色球衣正四下张望,他的个子比李欢还高,而且瘦瘦的,像跟电线杆,一眼就能被看到。这时任风也看到李欢,他边迎过来边埋怨道:“你小子怎么来的这么晚,我舅舅他们已经和海上骑士队开始踢了。”

  “挤车。”

  “怎么不打的来。”

  “你给我报销。”

  “靠,忘了,我该开我舅舅的车去接你的。”

  “算了,别马后炮了,走吧。”

  李欢和任风两个人并肩向天体足球场内走去,今年是大赛年,欧洲杯和雅典奥运会刚刚过去不久,国足小组未能出线也没有抑制球迷的踢球的热情,天体足球场内的两个大场和两个小场都有人在跑来跑去呼三喝四的踢球,就连网球场也挤满了人。球场的周围还站着不少观众,不过大都是这些踢球者的女友朋友妻子儿女,还有几支等候踢球的业余队队员。02年韩日世界杯后,中国足球的黑暗和溃败还没有完全曝光,中国的足球氛围还很热,岛城更是中国的足球城之一,周六周日在各大体育场花钱包场踢球的球队很多。基本上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都没有空闲的时间。

  “那个大场就是我舅舅的鲨鱼队和海上骑士队在踢比赛。”任风狂指着北面的球场道。

  李欢顺着任风的手指的方向看去,两拨人踢得正酣,居然还有一个着装很正式裁判和边裁,其中的一拨人穿着和任风狂一样的蓝色球衣,另一拨穿着红色的队服,蓝色球衣的一方的年龄体格比红色球衣的一方都要大,平均年龄估计应该在三十岁以上,因为年龄的问题,动作显得迟缓,跑动的距离也少,他们在红色球衣一方的冲击下只有防守之功没有还击之力。不过让李欢感到惊讶的是两支球队虽然都是业余队,技术在他这个内行眼里很粗糙,但是他们的进攻并不是一涌而上,防守也不是只盯球不盯人,看起来倒有些职业球队的风采,蓝队有一个二十八九岁身穿10号球衣的球员的技术动作简练实用,一点也不像一般的业余球员那样华而不实,实力远远的在队友之上,看了几分钟,蓝队有威胁的两次进攻都是从他发起的。本来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的李欢不由得被勾起了一点好奇心,他看了看任风身上的球衣,道:“疯子,你也是鲨鱼队的吗?”

  任风道:“我跑业务很忙,是替补,偶尔来踢一场,如果不是今年人流失的厉害,我根本就不来踢球。”

  “那个10号是谁?”

  “陆涛,鲨鱼队的核心,原来在海马队踢过乙级联赛,后来因伤退役,现在自己做体育用品生意。原来大家都以为他会加盟其他队去踢明年开始的城市联赛呢?没有想到他居然没走,他要走只怕球队就散了。”

  “难怪,原来是踢过职业比赛。”李欢在任风身边坐下观看鲨鱼和海上骑士的比赛。

  “不要小看我们的业余联赛,大联盟里踢过职业比赛的球员不少,大都是各个体校或者是专业队梯队退役下来的,如果城市联赛真的能开起来,会有更多知名的退役职业球员参加。虽然你的速度快,可是足球不是百米比赛,他们不一定能看上你。”任风不无自豪的道,他的家乡是足球城,他也以此为荣。

  李欢微微一笑,没有否认,看了看任风狂胸前绣着鲨鱼的队徽,道:“确实很正规,快赶得上欧洲的业余联赛了。对了,我忘记问你了,你舅舅的公司叫什么?”

  “万方啊,万方广告,市电视台做过广告的,听说过没有?”

  “啊!”李欢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心道不会这么巧吧,如果进了公司岂不是和那个眼镜婆娘成了同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