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带刀后卫 > 第九章 大胜 (1)

第九章 大胜 (1)

  和海上骑士的第二场比赛被业余联盟安排在周日的下午五点进行,业余比赛一般是八十分钟一场比赛,中间休息十分钟。主裁判和边裁都是大联盟安排的,一些重要的比赛比如商家出钱举办的一些杯赛,大联盟还会请队医随队服务。

  在11月的天气里,下午五点的比赛是最后一场,前面一场比赛晨星和制药厂的比赛已经结束,鲨鱼队和海上骑士早来的人正在场内热身,他们两支球队不算大联盟的强队,但是场边却仍然有不少大联盟的球员在观看,还有比较出名的,像魏礼群、崔凯、周阳这样的业余高手,看他们指指点点的目标正是李欢。

  到四点半多的时候,鲨鱼队的两个巨头陆涛和华勇才姗姗来迟,华勇和陆涛都是生意人,不可能像上班族那样有这么多的空闲时间,来得晚一点很正常,业余比赛的首发阵容很多时候都会因为球员不能赶到而改变,甚至会因为迟到而延迟比赛。

  鲨鱼队和海上骑士热身了十分钟后,比赛正式开始了。这次海上骑士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在右路囤积重兵防守李欢的插上,而重点的进攻鲨鱼队比较虚弱的左路。海上骑士的队员年轻速度快,鲨鱼队得到球之后反击没有打起来就被抢断了,开场之后基本上都是海上骑士在进攻,陆涛偶然有拿到球的机会却很难找到人配合,原来鲨鱼队踢球好的能跟他配合的球员大都离开了,他自己盘带也架不住海上骑士的围抢,往往带不了几步就被人抢断。气得陆涛直骂娘。

  海上骑士虽然占据了绝对的攻势,可是传接球失误太多,很多时候都是单刀空门的机会,因为球员的一次传球或者接球失误就失去了,猛攻了十几分钟也只开花不结果。

  十几分钟之后海上骑士的球员有点累了,攻势大减,这时鲨鱼队才腾出手来发起反攻,一直窝憋在后场的鲨鱼队球员得到了进攻的机会一个个精神抖擞,除了两个中后卫和李欢,其他人几乎都压了上去。

  然而鲨鱼队球员一次停球过大让海上骑士抓住了反击的机会,赵岳断球分边,王子林从左边下底传中,快速跟进的海上骑士队前锋已经抢在鲨鱼队中后卫的李法友和华勇的身前,眼看就要形成了射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海上骑士的前锋身前,一脚把球踢出了边线,原来是李欢补位到了门前。

  华勇感激的拍了拍李欢的肩膀,如果不是李欢来补位,他和李法友就将成为这次失误的罪魁祸首。这是后卫的宿命,无论是业余还是职业,在球迷们看来,防守成功只是后卫的本分,而失球却都是后卫的错误。

  鲨鱼队大难不死却没有接到教训,很快又因为压上后没有速度回来防守被打反击,这次两个中后卫倒是回防到位了,但是解围的时候李法友一脚踢疵,把球踢在了王子林的脚下,王子林小角度射门得手,把比分改写成了一比零。进球之后,王子林像金童劳尔一样轻吻着戒指跑向场边的女友。他的女朋友跳着脚的欢呼,兴奋的两腮泛红。

  海上骑士的球员欢喜雀跃兴奋的在场上互相拥抱,高呼着王子林的外号“王子!王子!”几个速度快的跑过去把进球的王子林抱摔在草坪上,压在身下。

  年轻人为主的球队最喜欢打顺风球,领先之后海上骑士打得更是兴奋,几乎把鲨鱼队抢的碰不到皮球了,转眼之间就利用禁区内混战之际再下一城。

  半小时不到两球落后,鲨鱼队的球员都有点傻眼了,中场指责后卫失误太多,后卫抱怨前锋进不了球,前锋埋怨中场拿不到球,只靠后场没有谱的长传。

  看到这种情况,华勇向李欢道:“咱们落后了,你多助攻一下。”

  “好的。”李欢笑笑答应了一声,开场后他一直没插上助攻,因为肯定没有人能跟他配合,除非自己带到对手禁区自己射门进球,可是这样也就剥夺了其他人踢球娱乐的机会,这是业余比赛,目的是为了玩,健身,不是他的表演赛,也没有人给他发工资,所以李欢也懒得进攻,大多数时间都是蹲在那里看他们玩,玩惯看惯了严谨的职业比赛,看到业余比赛这么多低级搞笑的失误也是一件乐事,就像看喜剧一样。

  李欢开始助攻的时候,海上骑士的球员变得紧张起来,谁都知道上一场比赛就是因为李欢的一传一射才导致了他们的输球,本来都拥挤在右路的球员,一股脑全杀向了左路,想把李欢堵截在中场。在职业比赛中,这是自寻死路的行为,但是在业余比赛中,这是很常见的,因为业余球员很少有四十米以上精确长传的技术和力量。就算是一侧留下很大的空挡也很难被利用,然而这次他们遇到了不是同一级数上的对手,李欢看看海上骑士的球员都围了过来,突然起大脚长传寻找左路的队员,李欢传的是下旋球,下落前冲的力量小,就算是业余球员也有很大的可能拿到。

  不过即使李欢的近四十米的长传球准确的找到了自己的队友,那个鲨鱼队的中场还是等球落下后弹起才拿到皮球,这样的技术让李欢很无语。好歹总算是拿到了,这位鲨鱼队的中场带球疾奔向海上骑士的禁区,面对出击的守门员却把球打在了守门员的身上。

  李欢这脚四十米开外的长传球震惊了场边观看的魏礼群,在他打听到的资料中,李欢是江海大学的一个体育特招生,因为家里没有钱打点关系没有进入国家队,后来以特招生的身份考进江海大学,入学成绩是10秒50,不过据说那天他入校后曾经跑出过10秒3的成绩。在江海大学期间李欢踢过足球,但是没有太好的表现,别说校队,连系队都只是替补,但是现在他看到的情况和得到的资料显然是完全不相符合的,他向身边的周阳道:“古怪,凭着这脚长传球,这小子也能打个中甲替补,怎么会原来一直没有人知道呢。”

  周阳是个典型的富二代浪荡子,在自己父亲的公司里挂着一个名头,但是几乎从来不上班,不过他并不像其他的纨绔子弟一样吃喝嫖赌,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球踢球,平均每年要花七八万在了足球上。他也是一脸的惊奇,在这样的业余比赛中过几个人,进几个球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这些球员的水平都很低,可是这样的一脚长传球需要多好的基本功他很清楚,玩了这么多年业余足球,踢的还是组织调度的中场,他现在也只能保证二十米左右的距离能够传的这么精确,三十米以外就有点离谱了。他不住的摇头道:“也许他一直隐藏实力,或者最近开窍了。”

  魏礼群皱着眉头陷入了苦思当中,但是发生在李欢身上的这种灵异事件就算让他想破脑袋也不会想明白其中原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