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完美遮仙 >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不要多管闲事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不要多管闲事

  水镜门位于暗星中一座庞大的都城之中。此城距离夜家古地夜城只有不到千里的路程。

  此刻,水镜门的圣物,水中荷花忽然绽放出血红色的光芒。

  红色代表着大凶,而且这种红色光芒的程度是前所未有。将整座都城都笼罩住了。

  “大事不妙。夜家大劫。”

  水镜门当代门主的修为或许不高,但是其推演能力还是屈指可数。虽然比不上仑祖,但也足以趋吉避凶。

  “此祸事的源头来自一个人,此人是?”

  水镜门门主名叫仑梦,是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绝色佳人。她秀眉微微蹙起,虽然她对夜家没什么好感。但是夜家多多少少也对水镜门有照顾之恩,而水镜门的存在就是为了替夜家世世代代趋吉避凶。以免被灭族。

  “梦儿,此次大劫只有一人能解。解铃还需系铃人,以你的修为是算不出那个人是谁。

  就连老夫也只是看到模糊的未来罢了。

  想来夜家应该发生了大事件,我们还是先到夜家古地再说吧,把日经一并带上。”

  一道如梦如幻的白发苍苍的老者从水中荷花中缓缓飘了出来。

  “梦儿见过老祖宗。”

  仑梦有些不敢置信,居然连仑祖都被惊动了。可想而知此次的浩劫应该是自一万多年以前那一次之后的又一次。夜家有难了。

  “您也算不出根源在哪吗?难不成是传说中的九界圣战已经开始了吗?”

  仑梦那绝美的脸庞上布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她先是看了看有些红艳过头的圆月,再看了看她眼中算无遗策的老祖宗问道。

  “此次浩劫非同一般。而且九界圣战已经开始了。只不过与其说是九界圣战。倒不如说是其他诸天万界都剑指我们这个所谓的仙界。

  真正的仙界坐标不得而知。我们这个伪仙界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此乃定数,非人力可阻。”

  仑祖同样有些无奈,他们这一族源远流长。最辉煌的时候,可以说是万族共尊。奈何盛极必衰,道衍宗最终还是难逃灭门之祸。最终是死的死,隐姓埋名的隐姓埋名。都不敢提及师承道衍宗。

  “那我们现在前往夜家古地又能做些什么?”

  仑梦有些不解。既然已经无力回天,又何苦走冤枉路?

  “我在梦中看见一人。而且此次浩劫全因此人而起。故此我想去看一看他。

  日经与他有缘,带上日经,对我们此行有所帮助。”

  仑祖并没有多言,推演一道最忌讳的就是泄露天机,而且他也看不清未来的轨迹。只是察觉夜家现在绝对发生了一件足以改变夜家未来,改变暗星,改变仙界。甚至是影响到诸天万界的大事件。

  水镜门三代一同出行,这是前所未有之事。不仅如此,仑祖还将代表着水镜门的水中花也一并带着上路了。

  “日经,你是说夜家有一个血脉返祖的玄阳体自外界归来?并且引起整个夜家上下瞩目是吗?”

  仑祖亲自带着仑日经还有仑梦驾着七彩祥云朝着夜家古地极速飞行着。路上,仑祖一边听着他孙子仑日经讲诉着前几天发生在夜家仙门的大事件,一边眉头深锁着。

  很快,三人便抵达了夜家古地最外围。虽然已经入夜,但是夜家古地就像一座不夜城,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怎么回事?祖宅那边好像聚集了很多夜家核心族人。就连夜敏那个老太婆都出关了。想来是发生天翻地覆的大事件了。”

  临近夜家古地,仑祖反而察觉不到那微弱的气息源自何方。他只知道今夜在夜家绝对发生了无比重大的大事。

  “贵客大驾光临。夜某有失远迎。还望仑兄见谅,仑兄直接来大殿这里吧。反正用不了多久,这件家丑也会传遍整个仙界。”

  一道堪比洪钟大吕般的声音自夜家祖宅处传了出来。能够无视夜家规矩,除了夜家三大教主级之外,别无他人。

  夜家祖宅大殿,夜家高层此刻都齐聚在此。除此以外,还有三个稀客也现身于此。

  “夜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我等一路走来,感受到的却是一股沉重气息。

  老夫可是听闻夜家不是出现了一个旷世奇才吗?

  喜事一件才对。为何如此肃穆?”

  仑祖看着已经有千百年没有见过面的夜敏问道,他总觉得此事跟夜敏有关。在没在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他打算静观其变。

  “家丑本不可外扬。然仑兄你是自己人。这件事早晚也会知道。

  小妹也就不怕被你知道了,事情的情况是这样子的……”

  面对仑祖的询问,夜敏沉吟少顷之后还是如实以告。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早晚会被天下皆知,故此她才将今夜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也告诉了仑祖三人明日正午要在夜家仙门前处决叛徒夜羽一事。

  “爷爷……”

  仑日经怎么也想不到宇智波鼬就是玄阳体夜羽。他更加没有想到夜羽如今已经是阶下囚了,这人生的变化还真是起伏不定。

  “他是我的孙儿。夜道友,夜羽对他有救命之恩。

  我们想去见一见这夜羽最后一面。不知可不可行?”

  仑祖示意仑日经稍安勿躁。而是将他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小事一桩,他已经被老身勾了琵琶骨,封了灵气海。现在被关押在天牢。

  二位若是想去探望,我这就让夜天带你们过去。”

  夜敏虽然不清楚仑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沉吟少顷之后,还是让他们去看夜羽的最后一面。

  “仑兄,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夜羽已经是夜家的叛徒就跟他的父亲夜虚无一样。被处死也是迟早的事。”

  夜敏有些不放心,她怕仑祖一时心软想要救夜羽出去。

  “夜道友放心,我自有分寸。绝不会做出有伤水镜门跟夜家之间的感情。”

  对于夜敏的话语,仑祖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非常清楚夜敏的为人就是这样。故此也没有什么生气不生气。

  “那就有劳夜长老了。”

  仑祖三人跟在夜天的身后离开了大殿,在他们离去之后将近一刻钟左右。仑日经跟仑梦还有夜天去而复返,唯独仑祖还没有回来。